纤维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纤维束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与鬼同居6(完结)_0

发布时间:2019-04-16 18:40:59 阅读: 来源:纤维束厂家

“你这个懦夫!”

“其实我一直怀疑一个人!”张教授说。

“谁,江晴的男朋友,张航!”

“什么,江晴的男朋友就是张航!”我惊诧不已。

“那你怀疑他有什么根据?”

“其实,那晚我离开的时候,看见楼下停着一辆车,是张航的。但我并没有看见他,而且第二天去公安局报案的也是他,就是他向公安说江晴失踪了,请警方帮忙寻找,一般来说失踪的认定是有一定时限的,他当时太心急了,警方不予立案。”

听他这么说,我忽然明白江晴在镜子里写的“张”字应该就是指的张航,林晓音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天都没现身,为什么偏偏张航来的那个晚上,她就现身呢!其实就是在向林晓音传递信息,张航就是杀她的凶手。那么今晚,她又一次在镜中写了一个“救”字,肯定不是救她自己,因为她已经死了。难道是说,晓音有危险?

“你是不是把你的怀疑也告诉了晓音?”我冲张教授吼道。他被我的样子吓到了,说不出话来,只得连连点头。“遭了,要出事了,张航住在哪里?”我揪住了张教授的衣领吼道。

“在,在中山路,158号,一处四合院里。”张教授已经浑身发软了,他也意识到,如果林晓音去找张航无异于羊入虎口。我不顾一切的扔下张教授就往楼下跑,到了小区外的大路边,拦了一部出租车,径直朝目的地奔去。

一路上我心急如焚,不断催促司机快点开,终于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张航的家是一处四合院,大门紧锁,我看不到院子里的情况,我在周围转了转,终于发现一处偏僻的胡同正挨着张航家的院墙,而且也比较低。我一个箭步扒上了墙头,双腿用力一蹬,终于翻过了墙头,跳进了院子。

院子里黑漆漆的,只有西厢房亮着灯,我蹑手蹑脚的凑过去,听到屋里有说话的声音,是张航。我又趴到窗户缝里一看,晓音被绑在床上,嘴巴里还塞上了毛巾,看到她还安然无恙,我松了一口气。

“晓音,你不是问我江晴是不是我杀的,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答案了,没错,是我。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她么?我告诉你,那个贱货她背叛我,她为了出国,竟然心甘情愿做那个糟老头的情妇,太肮脏了,你知道么?我一直以为她是个纯洁的女孩,没想到她居然背着我干那种苟且之事。如果不是那晚他与那糟老头在屋里争吵,我还不知道她还有这档子事。等那老头子走后,我质问她,她还冲我吼,说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时我就怒了,我顺手拿起一根绳子勒住了她的脖子。不一会儿,她就断了气,为了处理她的尸体,我用菜刀把她剁成了碎块,马桶冲掉一些小碎块,大块儿的我用塑料袋装了起来扔到野地喂了野狗。现在你知道那个贱人是怎么死的吧!哈哈........”张航狞笑着,像个魔鬼狰狞恐怖,而晓音早已吓得哭成了泪人,我怒火中烧,在黑暗中摸索到一块砖头,再轻轻一推门,居然没上锁,我心中有了几分把握。

电液伺服液压万能试验机价格

WTWD-50kg单臂电子试验机

缺口拉床

微机控制全自动弹簧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