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维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纤维束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陷诡异的楼层

发布时间:2019-04-15 20:59:51 阅读: 来源:纤维束厂家

栀子披散着及腰长发,穿着白色的衬衫配酒红色短裙,抱着新买的鱼缸和鱼走在回家的路上,这个‘家’是栀子前天刚从一对年轻夫妻那租下来的房子,虽然有些老旧,不过价格却很是便宜,对于刚刚失业的栀子来说已经很是不错。

正是春天,公园里的桃花开了一些,空气里带着闷热,太阳被厚实的云层遮挡着,怕是要下雨吧?栀子快走两步,心中不停地祈祷着要等她到家了再下雨。

说是小区,却连个大门都没有,只有摆设似的门柱依然坚守岗位,被垃圾包围着。栀子绕过垃圾走进去,看见右手边楼房墙上清晰的白色标语写着:‘国事,家事,天下事,计划生育是大事......’再下面的字被破旧的木材挡着只看得见一半,分辨不清。

这么老的标语还是栀子第一次见呢!就好像突然自己置身于那个年代一样,让栀子一时间有了一种年代错乱感,栀子觉得好笑,抱着鱼缸脸上挂着笑地走进自己的那个单元楼。

单元楼的门也是坏的,破旧的铁门整日地敞开着,楼道里有一丝潮湿和阴冷,栀子轻步踏上楼梯,就连楼梯上也满是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水。遍地的垃圾使得栀子心中有一丝不快,房子是她自己在网上找的。来看房子的时候就是由那对年轻的夫妻领着,那妻子介绍说这老房子是她爸妈分给她的。

而他们马上就要出国,房子也没人看管,便想找个稳当点的租客把房子租出去好换一些生活费,栀子是第一位租客。栀子在踏进小区的第一步也曾后悔过,毕竟环境实在太差了!

可是当栀子走进小屋的那一刻,忽然又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屋子里其实并没有什么装修,只是简单的重新粉刷过一遍,家具也是简简单单地摆放整齐,给人的感觉是既简洁又干净,而也是因为这种简单才让栀子心生欢喜,决定住下来。

整栋楼有八层,栀子住在六层,没有电梯,她要一步一步地蹬到六楼去。快走到四楼的时候栀子就已经感觉到累了,她动动手把鱼缸又抱紧一些,一路上她没看见过什么人,楼道里也只有风带来的外面汽车行驶的声音,栀子感到一丝生活的安逸,突然间她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看她,她蓦地抬起头来望过去,前面的门开着,阴暗的门缝里站着一个长发女人的身影。

栀子一惊,直感觉脊背发凉,那女人似乎看了栀子一眼,阴沉着个脸,退了一步消失在阴影中,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栀子并没有看清她的脸,紧抱着鱼缸愣了两三秒钟,不安地加快脚步朝自己的家走去。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栀子的心才算安定下来,她换上拖鞋,衣服都不脱地就忙着去照顾她新买的鱼。她把鱼缸刷好,接了一些干净的水在里面,又从塑料袋里把那三条小鱼小心地捞出来放到鱼缸里,那几条小鱼刚一进鱼缸就沉到水底,在底下来来回回地游着,栀子把鱼缸放到卧室的一张电脑桌上,满心欢喜地望着它们。

不久栀子听见了楼上传来嘎吱嘎吱晃动的声音,有节奏的,嘎吱,嘎吱,期间还伴随着男女低沉的谈话声。那好像是床在晃动的声音,栀子又仔细辨认了一会儿,嘴角露出一抹坏笑,是楼上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吧?

这可不怪她偷听,实在是这老房子的隔音不怎么好!栀子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新买的小闹钟,下午四点三十分,楼上住的是什么人要这样干柴烈火的?栀子在心里坏坏地想着。

六点多的时候栀子把刚吃完的泡面收拾起来,又继续整理她的那些衣物,她把厚重的衣服收拾起来放到柜子的下层,又把薄的衣物挂在上面显眼的地方,她本来还有一个简易衣柜的,可是到了新家一看暂时是用不到了,便把那些多余的东西都收拾到箱子里面,今后她就要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终于远离了那个连上厕所都不知道冲水的邋遢室友,一想到这她就感觉舒服极了。

“你明天要上哪去?”隔壁传来两个男生的谈话,还有乒乒乓乓收拾东西的声音,隔壁是住着两个男生吗?他们也是一样在这里租房子的吧?也不知道她的新邻居是什么样的人,不过栀子并不想认识他们,她也没理会他们又继续说些什么,只埋头继续收拾自己的房间。

临睡觉的时候栀子又上网看了一眼招聘信息,随便投了几份简历,又被楼上孩子不停地哭闹声惹得心烦,有个女人在不停地哄着那孩子,具体说些什么栀子听不大清,看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了,算起来那孩子哭闹了有整整半个多小时!

怪不得他们四点钟就要做不可描述的事了,有这么个孩子怎么会有精力做那种事呢!栀子忽然替楼上住的人家悲哀起来,叹口气,将电脑收拾起来准备睡觉,明天又将是空白的一天。

夜里,栀子做了一个梦,梦里栀子看见一个长头发的姑娘背对着她蹲在角落里嘤嘤哭泣,长发凌乱地散落着眼看着要垂到地面上了,栀子只觉得这个背影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便疑惑地走过去轻声询问道:“你怎么了?”

那姑娘却不理栀子,只知道低声哭泣着。栀子只好静静地站在那姑娘身后,四周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没有人也没有什么建筑物,就只有栀子和一堵墙,还有那个蹲在墙边背对着栀子哭的姑娘。

“你没事吧?”栀子弯下腰再次低声询问道。

“我好害怕”那姑娘捂着脸声音颤抖地回应道。

“什么?”栀子疑惑着不太明白她的话。

“我好害怕,好害怕,就只有我一个人,我好害怕”那姑娘不停地低语着。

纯棉工作服

订做工作服套装

白衬衣工作服

做工作服厂家

北京现代工作服

时尚职业装定制

春秋装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