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维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纤维束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VC布道投资就像赌博好点子别人早就干成了[近日新闻]

发布时间:2019-03-12 07:35:10 阅读: 来源:纤维束厂家


文/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 美国著名程序员、风险投资家、美国互联网界的教父级人物) 译/钟表匠


这些年我从事了几种不同的工作,但我知道像创业投资这种有悖于直觉的工作很难找到第二个。


想要理解创业投资这种商业形式,有两点非常重要:(1)所有的回报集中在几个超级成功企业中;(2)最好的点子最初就像是馊主意。


其中第一条我早就明白,但直到其真正发生后我才切实地领会。我们投资的公司其总值在十亿元上下(注,此文写于2012年)。但是Dropbox和Airbnb却占了约四分之三。


创业时,那些超级成功者很大程度上超出了我们对于公司变化的预期。我不知道这些预期是天生的还是学来的,但是不管什么原因,我们可没有想过他们的收入和创业投资额差别上千倍。


这不可避免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奇怪推论。例如,纯粹从财务角度出发,在每一批的YC资助公司中大概会有一个公司对我们的回报形成重要贡献,而其它的只是从事商业的成本而已[1]。 我没有切实的理解这个事实,部分地是因为这和直觉背离太大了,另外,我们并没有因为财务的原因而这样做。如果我们每一批只有一个公司,YC会是一个漂亮而孤独的地方。然而事实如此。


要想在一个背离直觉的领域成功,你需要拥有像飞行员穿越浓云时那样抛弃直觉的能力[2] 。你需要做那些理智上是对的事情,尽管感觉是错的。


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场持久的战争。它害得我们自己承受了足够多的风险。当你遇见一个创业团队时心里想着他们似乎会成功,那么很难不去投资他们。然而,仅从财务上讲,只有一种成功:他们必须变成那个最大的成功者。如果他们做不到,那么你投资他们也没啥用,因为他们即使成功了对你的回报也是可以忽略的。也许在同一天你会遇到一些聪明的19岁小青年,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要干嘛。他们成功的几率看起来很微弱。然而,要紧的不是他们成不成功而是他们万一做成了会是很大的成功。在任何团队中这种取得超级成功的成就的几率微乎其微,但是这些19岁的小青年在这方面的几率比那些可靠的团队会大很多。


一个初创企业成为超级成功者的可能性并不简单的是他们成功概率的常数倍。如果真是这样,你可以给所有看起来容易成功的人投资,这样你培育出那种超级企业的可能性就会增加。不幸地,获得超级成功者比这难多了。你必须忽视你前面最有可能成功的团队,然后将焦点集中在为什么一个团队会变得超级成功的那些令人捉摸不透的因素上。


很艰难


事实上那些最后超级成功的企业,他们的点子一开始都像是馊主意,这真是令人困惑。我曾经写过:如果一个好点子很明显,别人早就干成了。因此大多数成功的创业者倾向于实施那些他们中很少人觉得是好的点子。人们感觉描述点子的人简直像是精神错乱,直到看到了结果。


Peter Thiel第一次在YC演讲时他画了副维恩图,用于完整的描述情况。他画了两个相交的圆,其中一个标注“像是馊主意”,另外一个则标注“是个好点子”。两圆交叉的地方就是创业的最佳着力点。


这个概念用维恩图来表示时很容易理解。它提醒你有一个交叉的地方,那里好点子看起来很烂。它同时提醒你大多数看起来很烂的点子其实就很烂。


而最好的点子看起来像是馊主意这个事实令人难以识别那些潜在的超级成功者。它意味着一个初创企业成为超级成功者的可能性并不仅仅是它成功概率的常数比,但成为前者的概率高的话,它成为普通成功者的概率就反常的低。


历史倾向于被巨大的成功改写,因此回顾过去时似乎发现这些成功就是要做大的。在这点上我有一个很有价值的经历,那时Facebook还刚开始时,我第一次听说的反应是:一个用来给大学生消磨时间的网站?这是一个糟透的点子:一个网站(1)瞄准利基市场(2)没钱(3)去做些没用的事情。


你也可以用类似的方法描述早期的微软和苹果[3]。


仍然艰难


等等,变得更糟了。你不仅要解决这个难题,你还要在无法衡量你是否成功的前提下去解决。当你找到了一个超级成功者,在两年内你是无法得知它的前景的。


同时,你唯一可以测量的事情却是易于误导人的。我们可以精确的跟踪的一件事是每一批的创业者在Demo Day后如何较好地融资。但我们知道那是错误的指标。在创业者融资的百分比和财务指标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不管那一批的创业者中是否有未来的超级成功者。


有一件事例外。那是令人害怕的事情:融资不仅仅是一种无用的指标,还是一种必然误导人的东西。我们处在一个商业环境中,需要找到看起来没希望的局外人,而巨大的成功使得我们可以非常广泛地铺展我们的网络。超级成功者可以产生10,000倍的回报。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投资给1000个没有回报的公司,最后还有10倍的盈余。


如果我们发现我们投资的企业100%都可以在Demo Day之后融资,这意味着我们太保守了[4]。


我们会自觉的不让这种事情发生。经过了15轮向投资者推荐创业者且观察他们怎么做后,我可以通过Demo Day投资者的眼光审视我们正在会谈的一个团队。但是这些观察结论都是错误的。


我们可以承担Demo Day投资者10倍的风险。既然风险通常和回报成正比,如果你能够承担更多的风险那你就去承担。什么是承担10倍于Demo Day投资者的风险呢?我们需要投资的创业者数量是这些投资者愿意投资的10倍。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对自己慷慨且假定YC可以使创业者预期价值平均增长3倍,我们承担的风险要求30%的创业者能够在Demo Day之后获得可观的资金。


我不知道他们中究竟有多少会在Demo Day之后得到更多资金。我故意不去计算那个比例,因为如果你开始测量某些指标时,你已经开始优化它了。我知道优化是错误的。[5] 但是这个百分比是超过30%的。坦白地讲30%的融资成功率令我胃紧缩。Demo Day里只有30%的创业者得到资金,这并不乐观。每个人都认为YC已经没有吸引力了。我们自己也觉得YC失去吸引力了。然而我们都错了。


对于变好还是变坏,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一次思维实验。但我们却没办法忍受。那么是否是违反直觉的呢?我可以列出应该做的正确的事情,但我不会去做。我可以罗列出所有的合情合理的理由。如果我们大量投资在那些会中途熄火的投机分子身上,YC的商标将会受损(至少在不了解的人那里)。这将稀释校友网络的价值。也许最令人信服的是,它将使我们的士气在一连串的失败面前受打击。但我知道我们如此保守的真正理由是我们没有理解超出预期1000倍回报的事实。


我们很可能从未让自己承担和商业回报成正比的风险。我们最好的期望是当我们遇见一个团队而我们心里在想“他们像是不错的创业者,但投资者对于这个疯狂的点子会怎样想呢?”接下来,我们会说“管他投资者怎么想的?”这正是我们对待Airbnb的过程,如果我们想要投资更多的Airbnbs我们需要学会正确的思考方式。


注:


[1] 我并不是说超级成功者就是最好的,只是说他们对于投资者来说在财务上是最好的。因为Y Combinator不是以赚钱为主要目的,故不会只看重超级成功者。例如我们也为投资了Reddit而高兴。虽然我们从Reddit那并没有获得多少回报,但它确实对世界影响很大,并且它将我们介绍给了Steve Huffman和Alexis Ohanian,两人都变成了我们的好朋友。


如果创业者不想成为超级成功者,我们不会推他们去做。我们不会对我们的创业者孤注一掷(Viaweb,卖了5千万),对于我们不喜欢做的事情,我们也不会强迫创业者去做。我们的原则是,一切决定于创业者。一些创业者想要征服世界,而一些人只想要最初的那几百万。但是我们投资了如此多我们并不太注重结果的企业。事实上,我们都不太计较创业者是否会退出。最大的退出只事关财务,从感觉上可以保证如果一个公司足够大,它所分享的市场将不可避免的出现。既然剩余的产出对回报并无重要影响,因此创业者为了小笔金钱而较早地卖掉公司,或者慢慢成长且从不变卖(例如变成一个所谓的风格商业)或者甚至关闭公司,对于我们来说都挺好的,我们有时候会很失望,当我们看好的创业者没有做好,但这种失望是任何人都会有的。


[2] 没有视觉线索(例如地平线)你很难分辨出重力还是加速度。这意味着当你穿越浓云时你无法得知飞机的姿势和方向。你也许感觉你在水平地向前直线飞行,而实际上你在螺旋状坠落。解决办法是忽视你的身体感觉,依赖飞机仪表。但是不顾你身体的感知结果真的很难。所有飞行员都知道这个道理,但很多人仍然出事了。


[3] 不是所有的案例都是这种类型的。Google之所以像个馊主意是因为当时已经有很多搜索引擎,市场已经没有空间了。


[4] 一个创业者要融资成功,依赖于两件事:他们卖什么以及他们在销售产品时有多擅长。而我们会教创业者如何吸引投资者。最令人信服的演说都无法将投资者不喜欢的点子卖给他们。举例子,我曾经担心Airbnb无法在Demo Day获得投资。我无法说服Fred Wilson去投资他们。他们可能没有去融资,但巧合的是我们在Sequoia认识的Greg Mcadoo是少数理解假期租金商业的VC之一,他之前用了两年的时间研究之。


[5] 2010年夏天,在投资者协会开始自动向我们投资的创业者提供投资之前,我对最后一批创业者进行了一次这样的计算。在那时该数是94%(35家公司中有33家公司成功的获得资助,其中一家已经获益因此没有去融资)。现在这个数会低些,因为投资的关系。在以前,要么在Demo Day后获得资金要么解散。

(责任编辑:HT002)

橡胶拉力机的保养

WDS-X液晶电子万能试验机

WDW-20微机控制电子式万能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