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维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纤维束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iPhone4缺货烦恼视窗玻璃代工商调查

发布时间:2019-01-12 14:44:20 阅读: 来源:纤维束厂家

iPhone 4缺货烦恼:视窗玻璃代工商调查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曾航2010年07月18日中国湖南,在省城长沙和县级的浏阳市之间,一片不起眼的平原丘陵地带,正在掌控全球IT业的命脉。

从这里开出的运货车一减少,全世界的手机卖场就要缺货。比如,苹果最新推出的iPhone 4,就遇到了这个烦恼。

iPhone 4推出后,订单如雪片般飞来,但苹果迷们发现,货架上唯独缺少了那款漂亮的白色iPhone 4。在上市当日,苹果发布声明,由于白色版本iPhone 4的生产“遇到了预料之外的挑战”,供货需要等到7月的后半段才能实现。

而所谓的挑战,就出在这里——大洋这一边的中国浏阳市一家手机视窗玻璃生产企业身上。

本报记者的调查显示,这家名为蓝思科技的代工企业,提供了目前市面上销售的4000万台苹果iPhone手机中的大部分视窗玻璃,成为名副其实的“隐形大王”。由于它目前尚未完全克服手机视窗玻璃生产的难题,因而导致了白色版本iPhone 4全球缺货。

而在幕后运作这一切的,是一个名叫周群飞的人,一个来自湖南的神秘的“特种玻璃女王”。

神秘工厂:“花炮之乡”新来客

浏阳,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一片占地数百亩的巨型厂区,在略显荒凉的开发区中格外扎眼,那便是蓝思科技。

重型卡车一辆接一辆开进工厂,运来整箱的昂贵玻璃。这些进口自瑞士、日本的大块精密玻璃在车间里被切割、抛光、上色,最后变成苹果、诺基亚、三星的手机玻璃。

加工好的玻璃沿着穿过厂门口的高速公路,被运到18公里外的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在那里乘上飞机,飞往深圳、昆山,以及世界各地的手机产区。据说全世界每两片手机玻璃,就将有一块产自这里。

夜幕降临,身穿蓝领工作服的工人,成群结队地从各个车间出来,涌进大型食堂,吃起5块钱一份的辣味湘菜饭。这些年轻产业工人下班后仍在议论着工作议题——最近又接到通知说有大客户来厂里“蹲点”,神秘的女老板周群飞天天守在厂里检查工作,让人不敢有一丝懈怠。

厂区的公告栏里,张贴着一排照片:张三头发过长,被当场拍到;李四戴戒指上班,被当场拍到;王五在走廊里打手机,被当场拍到……这像是一家生产规章十分严格的工厂。

这些大多来自浏阳本地的年轻人正在努力适应这种高强度工作,愿意加班的一天通常能干上十多个小时,虽然工作辛苦,但每月2000多元的收入颇具吸引力。这被认为是拿着深圳的工资,在浏阳花。

在浏阳这个有名的花炮之乡,多达40万人从事着烟花炮竹产业,但这一行越来越不能给当地人带来快乐,每年都有人在火药爆炸中丧生。

蓝思科技的到来,让越来越多的浏阳父母把他们的子女送到这里。至少,这在当地算是一份看起来体面,又不那么危险的工作。

于是,还泛着油漆味的厂房不断扩大。远处的塔吊下,更多的厂房和宿舍正在施工,预示着有更多的订单和工人的到来。

隐形发家:“玻璃女王”身世之谜

工商资料显示,蓝思科技(湖南)有限公司是由蓝思科技(香港)投资的外商独资企业。

蓝思科技(香港)有限公司注册于2004年10月29日,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董事长周群飞。此前的2003年,周群飞在深圳注册了深圳蓝思科技有限公司,并在深圳设厂。

持有香港户籍的女富豪周群飞原籍湖南,生于1970年,在广东打拼多年,从事玻璃制造20余年,掌握了一套自己的特种玻璃加工生产工艺。她从做手表玻璃起家,直至成为“手机玻璃大王”。

周群飞为人低调,极少在媒体上露面,以致很少有人知晓蓝思已是世界最大的手机视窗玻璃生产商。

关于这位玻璃女王的个人财富是一个更加不为人知的谜。目前所知道的是,周群飞上个月在香港以4781.7万港元的成交价购入一处豪宅。此豪宅位于香港九龙塘的“尚御”小区,该楼盘由一家美国退休基金持有,周群飞买下的是小区里最昂贵的单位,每平方呎价格达2.3万元。

周群飞在深圳发迹后,早几年就有将工厂迁往内地特别是湖南家乡之意。一个偶然机会,她结识了浏阳市的招商人员,据周群飞事后回忆,浏阳政府热情的办事态度打动了她,最终决定将工厂从深圳搬到离长沙黄花国际机场18公里的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

蓝思科技从2006年起在浏阳投资,一期项目投资12亿元,二期又追加10亿元,今年6月动工的三期工程投资8亿元,占地面积将达到120亩,预计今年11月份投产。

在所有工程完工后,蓝思科技在浏阳的总投资额将超过30亿元。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钱都由蓝思自行筹措,并没有在浏阳贷款。这让浏阳迅速成为世界手机视窗玻璃之都,占据一半以上的国际市场份额。

根据浏阳政府公布的数据,截至2010年4月,蓝思科技海外订单已超过43亿元、2011年订单超过120亿元。

蓝思科技在近年内快速扩张的关键,便是紧紧吃定苹果这样的大客户。

苹果在制造环节的一向策略,便是在每个配件、组装环节只选择一到两家供应商。蓝思科技抓住机会,以产能优势成为苹果iphone手机的大供应商,并随着iphone的热销而迅速发展。

蓝思科技的下游厂商——为iphone生产触控面板的台湾宸鸿科技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蓝思科技是在苹果的要求下,为配合iPhone 4的生产,才努力扩充产能的。

至于周群飞是如何从竞争激烈,且一直由台湾厂商主导的手机代工业中突围成功,夺得苹果的大蛋糕,对于外界来说仍然是一个谜。

夺单苹果:

视窗玻璃上的“微雕”战争

不过,由于iPhone 4对生产工艺要求太高,目前蓝思科技的浏阳工厂,仍然没有很好地达到iPhone 4的需求产能,台湾宸鸿科技人士曾向台湾《商业周刊》透露,目前蓝思科技的产能尚只能达到苹果需求的一半。

这意味着,下游所有iphone配件厂商,都必须等待蓝思的产品——下游厂商在哪里进货,甚至一天拿多少片,都全部由苹果来调配。

蓝思科技(湖南)一位负责检测产品质量的员工告诉记者,目前的产能问题可能出在丝印车间。

懂得上色流程的人都知道,白色是所有颜色中最难制作的颜色——漆上得薄了,白色会透光,漆涂得厚了,又达不到苹果对产品厚度的规定,从而无法精密地贴合下游的触控面板。

而这一切都要归因于苹果对iPhone 4的设计。在新款的白色iPhone 4中,手机正面触摸屏四周的视窗玻璃也被要求设计成白色,这虽然十分美观,但大大增加了加工难度,这也导致这种iphone视窗玻璃的加工合格率,难以在短期内提升。

目前,蓝思科技湖南工厂的大部分员工都是新招聘进来的新手,仅有少部分由深圳老厂迁移而来,且工人流动率较高。要让新上手的员工在短期内掌握这样高难度的加工程序,显非易事。

本报记者在蓝思科技(湖南)有限公司2006年制定的一份项目可行性报告中看到,手机视窗玻璃是对出厂技术参数要求很高的产品,通常长度允许公差仅为±0.02mm,厚度允许公差仅为±0.05mm,见光透光率为93%—97%。

在这一过程中,手机视窗玻璃需要经过模具开发——开料——CNC雕刻——修边——粗磨——抛光——钢化——清洗——镀膜——丝印——烘干——防爆处理——组装——成品等多个复杂的过程,才能满足电子产品的最终组装要求,整个过程对生产要求十分严格。

例如其中的CNC雕刻环节,要把玻璃切成适合苹果iphone等适合的尺寸,一台机器每小时仅能切出三片iphone玻璃,并且全部要由操作熟练的工人来完成。

为保证原料质量,苹果等国际大客户向生产厂商提供免费的检测设备,并常年派人前往工厂驻厂查验。

工厂的设备投资也很大,仅CNC雕刻机就需要购买数千台,此外还需要数千台平面研磨机、丝网印刷机等。

上述可行性报告显示,湖南工厂的所有原材料均从德国、瑞士、日本等国进口,所有废料和下角料全部由供应商回收,返回国外。

成长烦恼:“富士康病”的内地版

拿到蓝思科技可观的订单数字时,浏阳市委副书记、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管委会主任张贺文长舒一口气,这位生物医学硕士在这片开发区中倾注了十几年心血。

此前曾有人抱怨,偌大的一个生物产业园,却创造不出多少就业——那些已经算是很大的药厂,一次也不过能雇上几百号人,这让该园区过去所有工厂的用工数量加起来,也不过万把人,远远达不到解决浏阳剩余劳动力就业的作用。

蓝思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目前这家工厂在浏阳拥有1万余名工人,一家就占到了整个园区一半的用工数,并最终将扩展到3万人,更不用说随之而来的每年几十亿GDP,数亿元税收。

为此,浏阳破天荒地为蓝思科技开了专场招聘会,因为当时这家企业一次就需要招7000名工人。

但富士康在深圳遇到的困境让张贺文不敢过于乐观。他一直担心,富士康的问题会不会在浏阳这些新建的大型代工工业区中重演。

预感很快应验了。今年以来,仅发生在蓝思科技里的员工袭击、殴打管理人员事件,就多达60多起。那些90后员工让管理者们伤透了脑筋。

在这样管理严格的工厂,留长发、纹身、戴戒指、上班聊天都是被禁止的,一些不服管的员工动辄撂下一句“大不了老子不干了”,然后一拳打倒保安扬长而去。

目前张贺文大部分精力都被处理这些事情占据。“这是复杂的社会问题,看来不能把教育青年的职责全部交给企业。”张贺文说,这是他目前“幸福的烦恼”。

5月24日,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管委会与浏阳市公安局在蓝思科技有限公司现场召开法制宣传教育大会,公司近万名职工全部参加。大会上,警方宣布对近段时间与蓝思科技有关的违法犯罪嫌疑人员予以公开通告处理,以期起到“震慑”作用。

在张贺文的主导下,政府和工厂正在对这些年轻的员工进行一场规模浩大的法制教育,心理培训。张贺文表示,在此之后工厂中发生的暴力案件明显减少。

当记者离开这家工厂时,满载货物的重型卡车仍在源源不断地驶向厂门外的高速公路,并最终在富士康组装后进去全世界的手机卖场。那些还一脸稚气的工人们,已经穿好工作服准备投入一整夜的工作,在万里之外的苹果加州总部,苹果总裁史蒂夫·乔布斯还在焦急地等待他们今晚的劳动成果。

万能试验机厂家

水泥试验机

液压试验机

电子万能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