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维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纤维束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谷歌聘请知名音乐版权律师 为谷歌音乐准备

发布时间:2019-02-12 07:43:05 阅读: 来源:纤维束厂家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网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当7月9日,谷歌的互联网内容供应商执照取得了延期许可,许多人松了口气。但是尽管如此,谷歌并未与监管当局就允许其运营一个不加审查的网络搜索引擎系统达成协议。相反,谷歌将关闭的搜索服务,将该地址作为登陆页,用户可点击链接访问其未加主动过滤的谷歌香港网站,进行网络搜索。从技术角度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改变,但却足以说明谷歌中国目前的为难处境。

从今年3月份开始,谷歌将中国大陆用户自动重新定向到未加过滤的香港网站。但这其实不被中国监管方接受。谷歌在其官方博客上写道:从我们与中国政府官员的会谈来看,非常明显,他们不能接受重新定向。如果我们继续重新定向用户,我们的互联网内容供应商执照就不能更新。没有该执照,我们就不能运营像这样的商业网站那样,谷歌在中国将会真正消失。

中国的监管机构要求国内互联网信息服务供应商对内容进行周密控制。谷歌公司在中国大陆的网站也被要求遵照这1监管要求。

目前的局面是,谷歌香港网站中敏感的搜索条件和结果依然会对中国用户屏蔽,但谷歌再也没有义务亲身过滤信息。谷歌于今年初开始与中国政府产生了不寻常的公然争吵,而谷歌在7月的动向仿佛标志着这一轮争吵的停战。但是,很少有人认为目前的状态对各方包括谷歌公司、中国政府和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是一个真正令人满意的结果。

如果这对某一方来说是成功,那也是一个付出了极大代价的成功。单位网站(,一家关注中国媒体业信息的网站)的编辑金玉米(Jeremy Goldkorn)说道,谷歌将因此损失商业利益;对中国互联网用户来讲,也没有真正的收获这件事让大家都不大好看。

谷歌的信条

谷歌一向信奉信息与言论自由等自由主义主张,因此绝不奇怪,谷歌跟中国政府的关系历来就没有完全和谐过。而对中国政府而言,虽然其雄心勃勃的科技发展目标需要对大型技术型投资企业提供友好的投资环境,但这些产业发展政策经常与国家控制媒体内容的欲望相矛盾。

2010年1月,谷歌在中国大陆的搜索引擎运行了大约4年以后,这类紧张的关系终究到达了一个断裂点。当时,谷歌表示自己正对中国采取新的方式,这类新方式致使谷歌与中国监管者直接冲突。谷歌声称将停止的搜索过滤功能,寻求跟监管机构就合法运营不过滤的搜索引擎进行谈话。谷歌还宣称,发现谷歌公司的基础设施遭到源自中国的高度精密的选择性攻击,致使谷歌的知识产权被盗取。

在任何市场,如此直接、公然地挑战一个政府,都会被视为极端行动。在中国,面子观念还很强,当其它跨国公司都在不遗余力地表达其对中国的长时间许诺,很多分析人士认为,谷歌的应对方式无疑具有爆炸性。

充满挑战的中国市场

虽然与很多西方互联网公司相比,谷歌在中国更加成功,但谷歌的中国之路其实不平坦。在2006年启动之前,谷歌发现,由于其海外搜索网站被定期屏蔽、旗下网站如与YouTube等被完全屏蔽,谷歌的中国市场份额遭到腐蚀。

谷歌曾是中国最主要的搜索引擎,领先于2000年成立的百度;现在居第二位,市场份额仍然可观。根据位于北京的咨询公司易观国际(Analysys International)的数据,2010年第一季度,的市场份额为30.9%,百度为64%。

百度市场地位的上升不全是由于政府对谷歌的干扰。根据洛杉矶互联网服务公司LingoSavvy的杰森于(Jason Yu)在2008年的一项研究,在很多情况下,百度可以对大陆用户使用的简体字提供更好的搜索结果,而谷歌则更擅长繁体字搜索。

虽然市场份额有所下落,但谷歌中国仍然盈利,并且具有重要的用户群。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和调查公司CP网络消费调研中心(ChinaPolling)常常将谷歌评选为具有较高收入和教育背景的专业人士群体最受欢迎的网站。

在中国,谷歌比百度以外的其他竞争对手要成功很多:微软或雅虎都没能在中国建立起重要的搜索引擎;本地公司,如搜狐和网易,也没能取得多少市场份额(根据易观国际的数据,两家公司在2010年第一季度的市场份额均少于1%,并且从未超过10%。)

根据调研公司Net Market Share的调查,谷歌的全球市场份额为79.5%,在德国和法国等地,其市场份额接近90%。在中国,谷歌虽然没有取得安排地位,但也属于双头垄断市场。中国市场大约有3.8亿互联网用户,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搜索引擎市场的收入为使人艳羡的19.5亿人民币。

来自美国本土的压力

除来自百度的剧烈竞争以外,谷歌在中国的业务还面临一个更大的麻烦:谷歌发现自己处在一场美国政治风暴中心。2006年,谷歌、雅虎、微软和思科公司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遭到质询,被怀疑助长中国境内的审查制度。对奉不作恶为其非正式座右铭的谷歌公司,参加这样的听证会被认为是一种羞辱。

已故美国国会议员、时任国会人权问题核心小组(Congressional Human Rights Caucus)领导人的兰托斯(Tom Lantos),是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乃至将这几个公司比作纳粹爪牙。即便是美国国内舆论也普遍认为这类比喻太过夸大,但这也表明了言论自由问题在美国引发的的情感及政治敏感性的程度。

普利策奖得主及《谷歌的故事》(The Google Story)1书的作者戴维怀斯(David Vise)说:这个说法夸大的可怕,而且拉低了纳粹大屠杀的程度。他认为,谷歌进入中国市场时,比竞争对手雅虎和微软要更谨慎。谷歌通过提供搜索为人们提供方便,不提供博客服务,和他们在其他地方提供的很多服务

成功、失败或僵局?

如今,中国批准谷歌的互联网内容供应商执照延期,谷歌公司相应缩减商业范围、遵从当地监管,代表紧张状态有所和缓、双方试图和解。但是,政府、谷歌或中国网络用户能否长时间受益,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怀斯认为,对谷歌公司而言,积极的一面是,虽然目前在华业务发展遭到抑制,但谷歌收获了荣誉和公共信誉,这在西方市场是有价值的。谷歌在反对内容审查制度方面的坚定立场,将会在美国和欧洲取得政治支持和同情。他补充道,对一个由于范围和市场垄断地位而面临一系列不寻常商业风险的公司而言,这类同情可以成为一笔可观的财富。

谷歌在许多市场没有面临任何竞争;它真的只面临政治风险。在北美和欧洲,谷歌最大的风险是,它所具有的巨大市场优势将使其被视为垄断者。怀斯认为,谷歌担心被抑制或控制,或被制止进行潜伏收购当一家公司一旦具有了谷歌范围,对其权利集中的耽忧是可以理解的。

普林斯顿大学信息技术政策研究中心(Princeton University's Center for Information Technology Policy)的访问学者丽贝卡麦金农(Rebecca MacKinnon)对此持类似观点。她认为谷歌在中国的决定对其它面临类似压力的市场产生了杠杆作用和道德震慑。谷歌有全球性策略,它在一个国家的行动会影响用户对其全球服务的看法。他们在很多国家跟很多政府打交道,那些政府都希望能对谷歌施加影响,希望能控制内容谷歌意想到,如果他们在中国进行审查,那末在其他国家,公司的立场也将被弱化。这些国家也包括美国。他们必须在全球范围内保持行动的一致性。

对中国而言,与谷歌的对峙致使了对中国监管政策的关注,和与外国政府之间的紧张状态。或许更重要的是,它使人们更加担心信息技术公司在中国运营的商业环境。

单位网站的金玉米(Goldkorn)表示:我想这1结果可能会给某些外国投资人泼冷水。这类案例在其他行业也逐步增加,而媒体对这些高调冲突的报导则增强了投资人的这1判断。

同时也是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北京分社前主任的麦金农认为,在某种层面,这也是中国的决策者中温和派的成功。有决策者站在商业立场上斟酌,认为让谷歌这样的公司完全退出中国市场,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不利,对中国公司的发展也不利。

如中国政府在经济工作的报告中所言,中国互联网政策的目标是希望能够站在该领域的前沿,具有核心竞争力。但是,如果不让国内的企业与全球最具创造性的公司进行竞争,你就没法进行全球性竞争、就不能成为行业的领头羊。

麦金农注意到2010年3月田溯宁在一次深圳IT论坛上的讲话。田溯宁是大陆互联网先锋人物,目前是华亿传媒的主席。田表示:谷歌也是我们中国了解西方最好的工具。同时,为了让西方人了解中国改革开放的成绩,需要通过谷歌搜索。百度可能还要10年或20年才能被西方互联网用户所接受。田还表示:谷歌不但仅是搜索,它还代表着信息技术的未来。当我们把这样的公司拒之门外,是不是也意味着要谢绝其背后的搜索引擎技术和云计算技术呢?

竞争对手面临挑战

对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来讲,此事件的终究影响将取决于中国政府对访问未加过滤的谷歌香港网站的容忍程度。怀斯认为:中国不希望完全关闭谷歌,由于有足够多的中产阶级用户需要谷歌。中国政府不希望让他们懊丧。

目前,行业的竞争态势并未有大改变。百度的访问流量所有增加;谷歌的声明对中国用户搜索引擎偏好没有甚么大的影响。调研公司CP网络消费调研中心在6月24日发布的报告中表示:谷歌用户满意度保持不变,证明了谷歌用户依然在使用谷歌,他们继续从谷歌香港及目前中国仍可用的网站得到他们需要的搜索结果。

同时,报告显示,虽然百度的用户数量上升,但同时用户满意度却大大下落,这证实了很多用户在谷歌发表声明后尝试使用市场领袖百度,但其实不喜欢百度的用户体验。我们已听到了很多这类抱怨。

在北京和香港工作的互联网分析师保罗戴林格(Paul Denlinger)认为,谷歌的声明对双方而言都不是真正的成功最多也就是一个僵局或平局。但是,当双方可能永久也不能就自由言论和信息问题达成哲学上的一致时,些许和平或许是双方所需。谷歌会继续在华运营,但还是会处在中国政府的周密监管之下。重建关系需要时间。如果谷歌希望提高在华市场份额,就得悄悄地获得中国政府的信任。

同时,中国也不希望谷歌成为一个高能见度的先例,戴林格表示,在接下来的1年中,中国在商贸领域与欧盟和美国会有许多经济磨擦。对中国来讲,更明智的做法是让谷歌(问题)暗自解决。

儿童白癜风

港口与海岸工程

黑和田玉价格

两性私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