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维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纤维束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阴山旱魃

发布时间:2019-04-16 21:50:11 阅读: 来源:纤维束厂家

我现在已经没有招了,女鬼又一下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将我狠狠按在门上。

我感觉已经快断气了的时候,“啊。”女鬼突然惨叫了一声,只见是师父拿着桃木剑,从牢门的铁窗里捅了进来,一下击中了女鬼脖子。

“快点开门。”师父突然对着旁边说道,我心中疑惑的想到,是不是师父在监狱有什么朋友,不然师父怎么可能进来。

门一下开了,我喘着粗气看着师父,就像一个快渴死的人看到一口井一般。

“没事吧。”师父蹲下给我吃了一个顺气丸,我涨红的脸终于好多了。

“孽畜,今天留你不得。”师父一下将桃木剑刺向女鬼天灵,女鬼顺势一闪,也扑向师父。

“冥顽不灵。”师父怒喝一声,拿出一道黄符,贴在桃木剑上,和女鬼纠缠在了一起。

师父见女鬼道行不浅,立刻拿出一卷红线一头栓在自己的胳膊上,一头直击女鬼,说来也怪,柔软的红线竟然可以一直保持直直的状态,貌似还很坚硬。

女鬼好像很怕红线,一直在躲,而师父手中的红线却如同有生命一般,死死盯着女鬼不放。

“啊”突然女鬼嘴里竟然发出一声男人的惨叫声,女鬼脸上立刻流露出了担忧的神色,犹豫了一下,便一下给师父跪倒,使劲的磕起头来。

师父还没搞清楚真相,可是施展了法术的红线自动一下把女鬼的脖子缠住,女鬼立刻身上冒出了黑烟,鬼叫不止,并且一下是个男人的脸,一下是个女人脸,反正都是痛苦之色。

“收。”师父一下把红线收了回来,用木剑指着那虚弱的趴在地上的男子,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愿与那女鬼共用一个身体?”

男子慢慢的撑起身体,一屁股坐在地上,双目中尽是苍凉。

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男子说到:“她是我前世的妻子,为了给我报仇,迟迟不肯投胎,如今无处存生,只好和我寄居在这一副躯壳中。”

“听你的语气,你应该也是修道之人,可是这前世的记忆你怎么会记得?”师父疑惑的问到,手中的桃木剑也收了回来。

“我前世本是黎火教的教主候选人,但是因为教派杀戮成风,养鬼祸人,最终走向极端邪教,我不愿就此沉沦,只好带着我的妻子离开了黎火教。”男子说到这里,眼中满是悲凉和悔恨。

师父面色震惊的问道:“你说的可是那传承百年的邪教黎火教?”

“正是,我那日和妻子逃离了教中,可是半路却听到了黎火教被血洗的消息,我立刻又带着妻子赶了回去。”

男子顿了顿又说道:“等我回到教中,果然已经血流成河了,可那是一九二一年,与现在2000年根本不能并论,那时候死了人,警察更本不管,每天也都有被饿死的人,所以我们只能自己战斗,生死把握在自己手里,你刚才问我,我为什么记得前世的事,其实这是我妻子的记忆,而这个女鬼就是我可怜的结发妻子。”

“那你教会被何人所屠?”师父和我都紧紧的看着男子,生怕错过什么。

没想到男子竟然看向了我,目光波动了一下,说道:“就是你,你前世是一个浪迹天涯的无名术士,可是谁又会料到你竟然会拥有鬼眼榜的第八眼――冥瞳,我虽然知道是教会有错在先,但是身为教中的一份子,我不能任由我的灭门仇人就这么离去,我只是一阶普通的修士,在和你斗法不到十招,就被你你一下攻破神魄而死。”

“我?”我惊讶的指着自己道,我知道自己有天生冥瞳,冥瞳有哪些本事我还是清楚的,如果让我按照他那说法,是不可能的,斗法怎会杀死人?我从未听过?

师父似乎看破了我的疑虑,对我轻声的说道:“这世界之大,我们只是处于最落后的一处罢了。”

师父突然话锋一转:“先别说了,我们先出去吧。”

“出去?”我和男子都叫了出声,这监狱怎会那么随便就能出去。

师父对着男子道:“我不管你是为何入狱,今日我问你一句,你想不想出去?”

男子眼中犹豫了一下,说道:“什么条件?”

“我要你陪着小川一起逃离这里,一直向南行去。”

“好,我答应你,我也提前申明,我没有犯罪。”

我一把扶起男子,慢慢走出了监牢,门口站着一个小警察,年龄大概二十岁,长相憨厚,一看就是个老实人。

“把灯关了。”师父吩咐道。

小警察立刻把整个楼道的灯都关了,顿时漆黑一片,只能隐约看到一些反光的东西。

师父掏出一把手电,对我们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我们三人会意,慢慢的跟着师父走出了第一道关口。

“今天他妈的又输了三百。”

“嘿嘿,明天肯定会好的。”

“就是你小子每天赢我,明天休息去广厦街吧,听说那里的小姐最漂亮。”

“……”

刚好有两个值夜班的警察在厕所小解,我们几人立刻靠着墙,不敢大出一口气,生怕被发现。

“咦?今天小宋怎么把灯都关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突然一个警察竟然走了过来,那中年男子体内突然泛出一道红光,霎时,关押我和男子的那个监牢里立刻传出了尖锐刺耳的鬼笑声。

“快走吧,恐怕那个小子已经被吓疯了吧。”

另一个警察赶紧过来把正要走过来的那个警察拉了回去。

“这里怪渗人的,小宋恐怕早睡觉去了,咱们也快走吧。”

“好吧,其实我也不敢过去,还是快走吧。”

听到一阵离去的脚步声,我们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男子身上又是一道红光泛了一下,明显是女鬼回来了,师父见状,不由的感叹道:“多么聪明的一个女孩子啊。”

男子眼中湿润了起来,到没说什么,便和我们顺利的逃了出来。

我们悄悄回到观中,师父让那个小警察给我们拿来了些点心和茶水,大家围坐在一起。

资质代办费用

湖北电力资质代办

建筑企业资质